- 人保如何转型?财险风光难继 人才流失
发布时间:2018-11-28 11:47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投稿邮箱:

人保如何转型?财险风光难继 人才流失严重 作为共和国 保险 长子的人保集团,目前旗下拥有10多家专业子公司,业务领域涵盖 财产 保险 、 人寿保险 、健康保险、资产管理、保险经

  人保如何转型?财险风光难继 人才流失严重

  

  

  

作为共和国保险长子的人保集团,目前旗下拥有10多家专业子公司,业务领域涵盖财产保险人寿保险、健康保险、资产管理、保险经纪以及信托、基金等领域。

  

跟其他保险集团一样,人保集团近几年的关键词是转型。然而,人保集团从2010年就开始谋求的转型,囿于多种原因,陷入难以摆脱的无奈与困境:一方面,具有传统优势的财险市场份额被竞争对手不断蚕食;另一方面,尾大难掉,大刀阔斧的改革始终难以成行。

  

2013年,王银成出任人保总裁时,有媒体评论,“吴焰+王银成”这一组合将开启人保新棋局。2017年,组合破局,历经风雨的人保,又将走出怎样的转型之路?

  

财险风光难继

  

人保财险一直被称为业内的“老大”,也是人保集团利润贡献的主要来源。

  

据保监会公布的2016年前11月保费情况来看,人保财险以原保费收入2811.4亿元位居第一,占据了市场33.8%的份额。

  

但是,老大难当。不甘多年 “老二”之名的平安产险一直都在奋力冲刺头把交椅。从2004年至2015年,人保财险与平安产险在市场份额上呈现出一方步步退让,另一方咄咄紧逼的局面。

  

2016年上半年,人保财险暂时扳回一城。但不可否认,其中心城市市场份额正被平安、太保等其他财险公司蚕食。

  

财险得车险者得天下。背靠着集团这棵大树,平安产险在个人车险领域跑马圈地,深耕细作。而人保财险却节节退让,只能依仗“副部级”央企之名,拓疆农业险等政策性险种

  

“政策性险种并非人保财险长久立足之地。”一位保险业内人士指出,由于政策性险种定位是盈亏平衡或者微利,所以人保财险若想依此获得利润并非长远之计。

  

此外,保险业“新国十条”明确支持区域性保险公司建立。各地方性保险公司尤其是财险公司的业务往往先由股东身上起步,又会在当地政府的扶持下承保省内各种大项目、大工程,这必定会对现有保险公司在当地的业绩产生影响,而人保财险或将首当其冲。

  

由此看来,人保财险迫切需要开辟出新的增长与盈利道路。

  

从渠道上看,不少保险公司依靠互联网技术的突飞猛进,已经形成了优势产能。一位接近人保财险人士坦言,竞争对手依靠电销、网销渠道的扩张助力其市场份额的提升。

  

相比较而言,人保财险仍固守传统渠道。虽然有延伸到县域一级的庞大网点,不少银行都难以与之媲美,但是随之而来是高企的管理成本。

  

看来,对于拥有如此庞大的机构网络和员工队伍的人保财险,如何推动发展,稳住市场份额,才是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

  

可以肯定的是,财险早已不是以前的江湖,在互联网技术和资金的支持下,将会涌现出更多的新贵来分割现有的市场份额。

  

从竞争方式上看,价格战、费用战等原始的手段已经临近尾声,取而代之的是集团化的竞争。

  

以平安产险为例,得益于集团的“交叉销售”,其业务比例可达16.6%。并且平安集团的综合金融和互联网金融业务都为财险聚拢了增量的客户。

  

平安产险是在集团谋划下冲锋陷阵,而人保更像是单打独斗,凭一己之力,江湖搏杀。人保集团旗下的寿险、健康险、资产管理仍处于发展中,对其贡献非常有限,甚至也依赖于人保财险的渠道。

  

从人保集团此前的种种举动来看,想必也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痛点,至于如何发力,就要看掌舵者的手腕了。

  

人才流失之痛

  

“专家治司,技能制胜。”这是人保曾经提出的人才战略。然而,2016年,一股高管离职潮,

  席卷了人保集团及其子公司,成为其难言之痛。

  

2016年11月11日,人保集团公告称,副总裁李玉泉辞职。此前,人保集团执行董事庄超英、非执行董事李放、人保寿险副总裁兰亚东、首席投资执行官韩铭珊以及人保资本董事长王慧轩等元老级人物均辞职离开。

  

“每个出走的高管,都不是个体,或多或少有几个追随者。”前述保险业内人士称,人才流失比表面看还要严重。

  

对于离职的原因各说风云,或因为薪酬,或因为体制。

  

受国企领导限薪令的影响,人保系高管的薪酬相较于同等级的公司来说确实处于较低水平,据人保集团2015年年报显示,包括董事长、副董事长、执行董事、非执行董事及监事在内的18名高管薪酬总计523万元,大多数高管年薪不足百万元。与市场化公司高管动辄数百万元的年薪,不可同日而语。

  

而近年来,资本蜂拥进入保险业,新公司风生水起,舍得花血本引进人才,经验丰富的高级管理人员也变得抢手。

  

由于体制僵化等问题,对于希望能在工作岗位上大刀阔斧进行经营改革的高管而言,离职创业或进入新公司可能是较好的选择。

  

一位人保离职的高管透露,只要能为股东带来价值和回报,新设机构的自由度更高,更有利于职业价值的体现。

  

管理层人员的流失,使得人保管理层急需输血。1月10日下午,人保寿险迎来五位新高管,其中,李涛为党委副书记、监事会主席,石新武、陈志刚、王文为党委委员、副总裁,廖定进为总裁助理。

  

虽然新高管已经到位,但是人保人事制度改革还在推进中。

  

人保寿险总裁傅安平曾经对媒体坦承,人力资源改革必须要做,其肯定会触及既得利益人的利益,会有很多人反对它,但这无碍改革的推进。

  

可根除痼疾,做到“能者上,庸者下”,绝非一日之功。

  

风雨转型路

  

作为曾经的天之骄子,人保的保险业务似乎正面临一场风雨洗礼:财险市场份额的节节退让,寿险经历艰难转型,健康险难言起色。

  

而随着银行、信托、基金、支付、租赁等牌照一一收入囊中,全牌照越来越近,人保内部资源整合仍如临大考,特别是如何将目前保险客户进行二度开发,增强客户对集团金融服务的黏性,仍然是摆在人保面前的重大课题。

  

同样是保险集团,相比较平安,人保在互联网金融方面的涉足显得有些后知后觉。

  

2016年10月,人保集团狠砸10亿元,成立了100%控股的人保金服,希望借其打造“消费生活生态圈、车主生态圈、健康养老生态圈和服务三农生态圈”。前期将以普惠金融和汽车后市场作为公司核心业务。

  

而其竞争对手中国平安早已谋局成型,通过面向社会服务的陆金所控股形成了囊括陆金所、前交所、普惠金融的互联网金融服务矩阵。其互联网金融客户也正向传统金融领域深度迁徙。

  

互联网金融已落人后,在资本市场的布局上人保集团是否会奋起直追?董事长吴焰此前曾经多次表示,集团回归内地A股是规划方向,暂无具体时间表。

  

前述业内人士称,在A股IPO之前,人保集团必须保证各业务板块的业绩足够漂亮。而这将考验人保领导班子的智慧和改革的突破能力。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